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高头的博客

八十以后怎么过一一一一休闲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特别传奇的人生真实版  

2011-07-16 21:11:14|  分类: 说人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特别传奇的人生真实版

“抄报人”在转发抄报之前,先说几句话。

本人是个八旬老头。平时,除了驾车旅游,特别喜欢看报。近日,在《时尚女报》上,看到一篇“不能宣传的抗日英雄”,很奇怪,因为奇怪,就认真看。金庸的武侠小说不是很风吗?如果有能人把这篇文稿中主人翁一一樊金堂即便用报告文学写出来,我相信:一定轰动。为此,我把原文标题改为“传奇人生”,抄到网上,期望引起网友中能人重视。

下面就是原文。

 

樊佥堂去世了,我心里很难过。回想过去:??\

那是1973,一位老首长对我说:“咱们晋察冀有个有名的战斗英雄,叫樊金堂……去延安学习,以后到了东北,现在在辽宁。他挨了好几回整,目前,下放某地,想回山西来,你帮个忙,把他调回来吧。”我说:行。会上研究通过,然后发个函,,不久,这人就带着全家回到了太原。

人回来了,情况也逐渐清楚了。支左的军人们,背地里嘀咕,说我调回来一个“坏人”。我不放心,就问那位老首长:“听说他蹲过监狱……”他说:“扯淡!运动当中态度不好,抓起来的……他从来没有态度好过……哈哈。”樊金堂回到太原,三个月不能分配,后来他自己知道这些情况,直奔北京,去找他的老首长们。他人还没回来,电话就来了。当时的省革委会主任,过问此事,指示“要妥善安排”。支左的军人们顶不住了;同我商量怎么安排。我说:“好办”;樊金 堂抗日初期,就是县大:队的大队长,到70年代才只16级;一次在会上决定:安排在省测绘局,任公室主任。

他回来以后,我们才认识。

我的老首长,曾经多次向我讲过樊金堂的战斗故事。我同他认识以后,便常常问他。我是想检验`一下老首长说昀是否真实。现在要从头说那些战斗故事,读者也未必爱听,再说,我也不善于描写。我曾经想过边区的著名作家不少,怎么没人写樊金堂呢?有个|朋友对我说:“如果写樊金堂,那是宣传什么呢?”我一时回答不上来,他继续说:“宣传,宣传,不要忘了宣传……”我说,“宣传抗日还不行?他说:“正是抗日,不能宣传……”!我不能说服别人,只好说服自己。我说宣传抗日,其实,也是顺着“宣传”的竿爬……文学是人学,它应该着眼于人!多年来,见物不见人,记吃不记打,呜呼哀'!

樊金堂本质上是个侠客。他年轻时剽悍得很。他的大队最善于行军,尤其善于夜行军。他说打哪里,就打到哪里,三十里五十里,转眼就到;说拿哪:个据点,手到擒来。搞得日本鬼子顾此失彼,焦头烂额。认真说来,日本鬼子也向他学习,学会了长途奔袭。有一次,军区抗敌剧社到老林场演出,日本鬼子六十里奔袭,两路包围。聂荣臻司令员立即命令樊金堂大队去解围。电话上说:“把演员们都抢救出来,不能损失!”樊金堂的大队,跑步赶往出事地点。他要求他的战士们:男演员一个战士拉个;女演员跑不动,背也把她们背出来!他们赶到时,日木鬼子的包围圈已经合拢。他们冲进去,把演员都救出来了。那真是枪林弹雨……日本鬼子也懵了。他们绝没想到,樊金堂会有这一手:他真敢往包圉圈里头冲……所幸,演员没有损失。他当时的警卫员叫张培华,不久我们也认识了。他对我说:“老林场战斗,我背出来一个女演员,她就是胡朋。”张培华是个典型的旧中国农村青年,淳朴、腼腆、招人喜欢。晚年,他耳朵聋,可是喜欢跟人说话。他听不清别人说的什么,只为自己的话哈哈大笑。我常想,现在的农村里己经不大见这种类型年轻人了。

别人也是打日本,樊金堂也是打日本,可樊金堂能把日本鬼子打得心服口服,“自称”朋友。当时驻军定襄县一带一个日本军联队长,相当于团长,叫什么名字?樊金堂说过,我忘了。这位联队长也是突发奇想,忽然给樊金堂写了一封信,说“非常敬佩樊大队长,想同樊大队长见一面,不知道能否垂允?”这一类的话,倒也十分客气。樊金堂的豪侠气概一下子就表现出来了。批其信尾说“愿奉教”,定下时间、地点,最后说“在下恭候。”樊金堂签名。在约定的时间,那联队长带了一个翻译,不带武器,真的来了。战士们问:“来了两个鬼子,打不打?”樊金堂说:“别打呀,人家这是客请,咱们要以礼相待”。

两人见面,互相敬礼,握手言欢。然后就在农村茅舍里的土炕上,分宾主落座。那联队长首先说了一大套如何佩樊大队长的话……樊金堂忙命炊事员炒几个菜。我问是什么菜?“也就是炒鸡蛋、炒豆腐。记得有个炒干豆角。别的记不清了。”“当时也没什么特别好东西,有啥算啥吧”。我问喝什么酒?“白干”。

两人除了不谈打仗的事,别的什么都谈。主要是互相问候,家里有几口人等等。根据樊金堂描述,我猜想,这位联队长很可能是个神士,很有派头,文质彬彬。翻译说|,他懂中文,熟悉中国古代典籍。而在他对面坐着的樊金堂,却是个典型昀中国农民,家庭成分中农,父亲是乡村教师。樊金堂身板粗壮,异常憨厚,初中毕业,不善言谈,只是说:“今汩相见,万分荣幸。请喝酒、请用菜……。翻译说:“联队长请问樊大队长娶媳妇没有?”樊金堂差不多脸都要红了。那时候他才19岁,还没有结婚。认真说来,这是抗日战争史上一个非'常生动、非常深刻、非常独特的场景。一个日本绅±同一个中国农民,打得不可开交,又抽空儿坐下来,互相敬酒,开怀畅饮。翻译说,联队长深通中国的历史地理。.这种所谓“中国通”,,全世界到处都有。他们了解中国的各种事物,就是不了解中国农民。所宥到中国来的外国人,他们只看到了码头上的中国苦力,却不了解东方亚细亚生产方式下的农民;他们最终都败在这些淳朴农民的手里了。所有外国的、西方的东西,概莫能助。这种农业文化的柔软的刚强,或者说刚强的柔软,说来无比神奇……西方的和东方的帝国主义们,怎么能认识这种高级事物呢?

那联队长临分手时说:“樊大队长有什么需要?兄弟一定帮忙,一定尽力”。樊金堂实际上是有点开玩笑的意思,对这位联队长说“我需要一挺歪把子机枪,两箱子弹”。那联队长说“一定办到!”在双方激烈的战争之中,开这种玩笑,古今中外是不多见的。谁知,那联队长一言九鼎。隔了几天,前沿哨所报告说:“有两个鬼子,带着几个民夫,打着白旗,进山了。”樊金堂命令道:既然是打着白旗,就不要打。着他们来干什么……”进山来才知,两个日本兵轮流扛着一挺日本造的歪把子机枪,后边四个民夫,抬着两箱子弹。樊金堂收到这些东西,高兴极了,嘴里不停地说着:“够朋友,够朋友。”请两个日本兵吃完饭,樊金堂写了一封意思是“收到了”的回信,交给两个日本兵。那两个日本兵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,说了半天,才把意思说清楚:“联队长的命令,把东西送交樊大队长,就不用回去了,算我们逃亡了,真要回去,是要被枪毙的……”这可把樊金堂难住了。后来才想起来:把他们送军区。电话上聂司令员说:“这么大事情,你樊金堂既不请示,也不报告……”樊金堂哈哈一笑。后来对人说:“一个日本人,想见我,这有什么可报告的”。这种事在他来说,好像稀松平常。

聂司令员非常喜欢他,很关心他,想培养他,就把他送到延安去学习。

樊金堂参加革命,就是为了打日本。延安没有日本可打,只好安心学习。正赶上边区开展大生产运动,他劳动积极,表现好。后来见他老实可靠,枪又打得准,就口叫他去跑运销。他腰里插两把驳壳枪,一个人,柙着十几个骡驮子,北走包头,西闯兰州。一路上土匪甚多,别人经常出事,他从来没有出过事。我问他:“你怎么不出事?”他说:“我没碰上过,真要碰上,自然也是凶多吉少。他总是喜欢把事情往平淡里说,在他嘴里没有惊险事情。不过,我想,这很可能跟他的威名远扬有关。当时,许多没有见过他的人,也知道有个樊金堂,厉害!

学习完,任命他为后勤部长,师的架子;日本投降后开赴东北,便成了一个军,他依然是后勤部长。有人告诉我,行军路上,他看见一个放羊的老汉,正蹲在路边抽烟,他装好一袋烟走过去,“老大爷,对个火。”把烟抽着,他也蹲下了。“老大爷,光景怎么样?”老汉就哭起穷来。樊金堂一回头就喊道:“通信员,从骡驮子上拿一捆票子来。”他把那捆票子,放到放羊老汉的脚前说:“改善改善吧。”也是这次行军,从他家乡过,正好赶上是个庙会。听说樊佥堂回来了,人们不看戏,都跑去看樊金堂;樊金堂的豪侠气概又上来了。庙会上有一排溜饭棚,他:对卖饭的说:“凡来看樊金堂的,都管饭,最后我给结帐”。那次事情闹大了……。反正也不怕,他是后勤部长,有钱;碰上一个小时候的同学,又是老战友,当时己是县里的干部,腆着脸对他说:金堂,我看你这手枪特别好,我挺喜欢,送给我吧!樊金堂说话不打磕:“拿去吧”;听说那次荣归故里,光手枪送人好几支。这种事情,严格地说,拿公家的财务,随便送人,不能算对。不`过,从前的人,跟后来的人不一样,可以说:大不一样!从前的人不俗,不像后来的人们,针头线脑、鸡毛蒜皮,上纲上线,没完没了…像樊金堂这事,在从前,就是首长知道了,大不了也就是骂一声“他妈的,樊金堂,胡闹!?”也就过去了。那时候,人们在传颂樊金堂的这种严重违纪行为时,也就哈:哈一笑完事。那时候,人们都有点蒙侠气概,都是英雄。樊金堂是这启迪地英雄中的大英雄,是鸡群中的鹤。后来人们变了,变得琐碎无聊。有一次在闲谈中,樊金堂以平静的口气说:“都是小人”!我听了这话就想:君子都到哪去了?所谓农业文化的优势,就是道德!把道德丢掉了,这就像一个人掉了魂儿一样,连他自己是谁?他也不知道了!

事情总是朝着日益严重的方向发展。解放后,第一个运动,是三反运动(反对贪污、反对浪费、反对宫僚主义),樊金堂身为后勤部长,自然是在却难逃。各种严刑吊打,都来了……他贪污的数字,最终加在一起,大大超过了他们部队的装备和给养的总和。庙会上给大家开饭、给家乡干部送枪,都是定襄的一位老革命:周铭给我讲的。我问周铭:“樊金堂究竟贪污没有”?他说:“他贪污个屁!他连两条裤子都不趁”。事后,周铭对我说:他是个侠士,你听说过这种侠义之士吗?他就是有万家财,他也敢都送了人!此后的历次运动,都跑不了樊金堂。樊金堂就是假装老实,最终还是态度恶劣,一次又一次,变本加厉。

算樊金堂命大,开除、下放、坐监、劳改……总算没有被整死。

他的身体好,依然故我,威风本倒。这事情,我仔细考虑过:他没有被整死,恐怕跟老首长们的关怀、爱护是分不开的。他毕竟是个有名的战斗英雄……。再说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像樊金堂这么个生活俭朴人,他贪污那么多东西干什么?不过,据说群众也恨他,主要是恨他态度恶劣,据说是非常恶劣……。 `

三中全会以后,组织上主动给他落实政策,职务改为太原市城建局副局长。

定襄县的老干部特别多,级别都很高,例如范儒生、梁寒冰、周铭、郭高兰等等。有一回,他们一起儿回了故乡,住在定襄县招待所里,院子里,忽然人山人海,水泄不通,一问才知道,是来看樊金堂的。在故乡人民心目中,他是一个传奇式英雄!其他的老干部,虽然级别很高,但是,老百姓就要看樊金堂。他晚年,有点吊尔郎当,爱喝酒、爱下棋;有一天,有人跟我说,看见樊佥堂,蹲在马路边跟人下棋呢。'找的棋,应该说,比较臭;他的水平,跟我不相上下,所以他喜欢找我下棋。有一次,我去找老樊,他的老伴路明对我说:老樊下乡去了;而且说:一时半会儿回不来;为啥?路明说:我给他带了十五条香烟,足够他三个月抽的。谁知,刚一个月,他就回来了。我一见,大吃一惊,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”?他笑一笑说“没烟抽了。”我说路明告诉我,说给你带了十五条烟,怎么这么快就抽完了?他说:我当队长,一开会,拿出烟来大家抽……;“只带了十五条,带少了”。豪气不减当年,真是禀性难移!

最近凡年,见面不多。他老了,我也老了,懒得动弹。忽然听说:老樊病故了。我难过极了。我老伴急忙买来挽幛。深夜,我写了“伟大的民族英雄樊金堂同志永垂不朽!”说实在的吧,我当时是泪流满面。第二天,我和老伴赶过去,一同在老樊遗像前三鞠躬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,说什么“时代造就了英雄,”当然,不能说这话不对,不过,大家都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,怎么只出一个樊金堂?老实说吧,英雄人物的高贵品质,从来都被人珍视。把一切光荣伟大,都归功于抽象的时代,这对吗?谁知道?也许是对的吧?

樊金堂逝世于定襄县,听说给他送葬的有好几干人,许多老汉,七八十岁的人,都哭了。他们哭什么?我猜想,他们是哭历史,历史结束了!昔日的光荣早已灰飞烟灭了!

 

摘自《文史博览》2011年第97期作者/林鹏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